一线中小学教师应该写论文吗?

时间:2017-12-11 作者:博学论文网
  笔者是一名普通的初中物理教师,在教学一线工作了十三个年头。不久前,拜读了本刊梁溪客老师的文章《论文大省背后的教师生态》和邢红军教授及其弟子的一组回应文章,笔者对邢红军及其弟子持赞同态度,这并不是因为邢教授名气大,或者邢教授他们“人多势众”,而是基于自身的逻辑。正是基于自身的逻辑,笔者也想就梁文中的几个地方与梁老师作些探讨。
  
  一、教研文章的质量在哪。
  
  梁文开头就说:“每次翻阅语文教学杂志,我都有这样一个感觉:如果江苏教师不写论文,这些杂志就活不下去。”语文教学杂志很多,不知道梁老师所说“这些杂志”究竟是指哪些,姑且以梁老师提到的《中学语文教学》《语文学习》《中学语文教学参考》为例,笔者认为,如果江苏教师不写论文,这些杂志也死不了,因为这些杂志既然可以被认定为核心期刊,所刊文章的质量在当下语文领域内一定是一流的,这一点有目共睹。
  
  为什么这些杂志能吸引到很多高质量的中学语文教学专业文章呢,这跟杂志社及其编辑们的办刊态度和办刊能力是分不开的,即是说这些杂志能够吸引到当前中小学教师生产出来的高质量文章,这一点不会因为江苏教师写与不写而发生改变。如果江苏教师不写,那这些杂志就会在江苏之外的教师中选定文章择优刊登,结果是这三份杂志的整体水平略有下降,但他们仍然是本领域内的优秀杂志。如果有杂志会因为江苏教师不写文章而活不下去,也不会是上述三份杂志,而是那些水平低下甚至粗制滥造的杂志,这样的杂志活与不活都无伤大雅。
  
  笔者认为,作“江苏教师不写文章”这种假定,只能反映梁老师的某种心态,此假设是不可能发生的,所以探讨这个问题并没有意义。更值得探讨的是专业刊物的质量,或者说教研文章的质量指什么?笔者认为所谓教研文章的质量,其本质应该是智慧,改进教学实践的智慧,蕴含着使教学实践趋于完善的力量,同时,写作完善的是教师本身,这是至关重要的。虽然绝对完美的实践和人是没有的,但我们应该一直处于奔向完美的路上,从这个角度说,高质量的教研文章不但不会减少,而且会层出不穷。
  
  而高质量的教研文章如何形成呢?这就离不开教学实践和基于实践的思考,可以说,能够写出高质量教研文章的教师一定是精于阅读,勤于实践,善于思考,不断总结提炼的教师。凡是写过好文章的教师都会有这样的感受,写文章是再学习的过程,是感悟的过程,是向未知挺进的过程,是自我提升的过程,这个过程很迷人,很多时候跟功利无关,没有写过好文章或者没有写过一篇真诚的、像样的文章的教师是无法体会和理解的。
  
  二、教师的行动研究。
  
  梁文在第二段提到:“这一玩,也勾起了我的表达欲望--不过,不是写论文。”请问梁老师,为什么要特别强调“不是写论文”呢?是对“写论文”不满,不屑,还是不会,甚至反感?你是不是有这样的潜意识:
  
  “谁都不想写论文,但上面规定晋升职称或教师评比一定要看论文发表情况,这个规定很不人性化,不合情理,论文这个镣铐早一天取消早一点好。”你想通过与“写论文”坚决划清界限表达一种怎样的情绪?须知,你有了情绪,就有表达的欲望。其他很多教师,勤勉而智慧地工作,他们一定会有很多发现、感悟、情绪,也会自然而然产生表达的欲望,并且他们的表达不是随意而为,而是遵循较为严格的学术规范,将表达上升到论文的高度,让自己的表达具有示范和交流的意义,同时更加具有艺术美感。
  
  这一点可以轻松举例证明,比如基础教育物理学科的核心期刊目前是苏州大学主办的《物理教师》和陕西师范大学主办的《中学物理教学参考》,《物理教师》2014 年第 1 期第 13 页文章是《踏着学生的节拍 产生最强的共鸣---“深度学习”之课堂节奏调控问题初探》,《中学物理教学参考》2015 年第 11 期第 11 页文章是《关注物理审美教学 提升学生学科素养--以单摆教学为例》,从这两篇文章的标题我们就可以看出,文章的作者把学生放于中心位置,为了学生更好地发展而努力改进自己的教学实践,这不就是行动研究吗?这不就是教师的使命吗?这充分显示论文与行动并不矛盾,而且可以相互促进、相得益彰。写论文的中小学教师并不像梁老师说的那样“忘记了自己的教育对象,忘记了自己的教学使命”.
  
  追求卓越的教师一定不排斥写论文,古今中外的大教育家,无一例外都是由自己的着作垫起来的,比如苏霍姆林斯基,江苏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基础教育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孙孔懿搜集了其全部中文版着作,统计得共 365 万字,全世界不知多少教师从这些文字中汲取教育智慧,丰富了自己的教学智慧从而改进了实践。再比如孔子,尽管他自己没有专着,但幸亏有《论语》记录了其教育思想,如果没有《论语》,我们还会承认孔子是万世师表吗?
  
  三、不写文章,真的好吗。
  
  梁文在最后一段说“如果自己的理论和经验不是来自实践,抑或将实践已经证明行不通的,或根本就不可能达到预期目的的‘实践经验’写成论文发表,这就不是学术问题,而是道德问题。”但一个常识是:写文章可能不是源于实践,可能没有经过独立的思考,也可能有科学性错误,乃至诚信方面的问题,这些都是教师的事,但能不能发表就不是教师的事了,而是编辑或出版社的事,相信梁老师不会不明白这一点,那请问梁老师,你还觉得你说的“学术问题、道德问题”能够成立吗?
  
  梁老师为什么就意识不到,阅读优秀期刊上的文章,可以让我们知道别人在教学上是怎么做的、怎么想的,只要虚心一点,通过这样的阅读我们可以学习到很多,从而对我们的思想有所启迪,对我们的教学实践有所帮助。
  
  如果都不写文章,真的好吗?这里,笔者想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真实经历和感受。
  
  笔者 2003 年毕业于南通师范学院,所学专业是现代教育技术,当年 8 月经高邮教育局分配至一所农村学校,月底才得知学校安排教物理(这样的“学教不一”在农村学校并不奇怪),笔者至今还清楚地记得“新手教师加科目门外汉”的滋味是什么,现在也感觉愧对当时的学生。可能因为是个老实人,也有一点点的钻劲,所以,笔者在教学上的进步相比于周围的很多教师算是大的。
  
  在 2012 年,笔者参加了高邮教育局举办的教学大比武活动,由于态度比较认真,所以获得了一等奖,但这不是关键,一等奖每年都会有几个,关键是笔者觉得那节课上得真的很好,好到既值得留作纪念,还可以在其他教师面前展示一下,所以,笔者把那节课的过程写了下来,再加之自己的所思所想,然后就有了《〈力 弹力〉公开课实录和反思》的文章,当时不知道算不算论文,就投了出去,万想不到的是这个处女作不但被《中学物理》录用,还被人大复印资料《中学物理教与学》转载。笔者一直觉得这是对一个在教学上老老实实、勤勤恳恳的人的眷顾和肯定。后来笔者还写了篇文章,发表在《中学物理教学参考》2015 年第 4 期,写文是自然而然的有感而发,这两篇文章于笔者的意义不是争取荣誉的资本,也不是晋升职称的材料,它们只是证明笔者不再是新手教师(是不是新手教师不是由教学时间的长短决定),不再是初中物理教学的“门外汉”,它们记录了笔者的成长。获得荣誉或晋升职称算是获得成功,但未必获得成长,但写出好文章一定是成长,成长比成功更重要的道理同样适用于教师。
  
  笔者认为,无论哪位教师,教学一辈子,有三样东西不可或缺 :一是百读不厌的书(最好是教育教学专着),哪怕只有一本;二是永生难忘的课,哪怕只有一节;三是引以为傲的文,哪怕只有一篇!
猜你喜欢
博学论文网(www.hndance.cn)版权所有
专业的代写英语论文,代写英文论文、assignment、各专业毕业论文网站,本站部分论文收集于网络,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客服,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