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写论文与学阀时代

时间:2017-11-30 作者:博学论文网
  一篇不足三千字的有感而发的文章,竟能得到首都师大邢红军教授的关注并不吝赐教,实属意外收获。
  
  这洋洋万字左右的长文,既是理论评点又是实践示范,让我对当下学院派的学术规范有了真切感受。我想,邢教授如果对当下基础教育的生态环境和中小学教师的生存状态也能有个真切感受,那么,这篇文章的指导意义就更大了。
  
  邢教授在文中不但对我进行了颇为耐心的学术指导,还将我作为“教师专业发展”的一个研究样本,对我的写作经历进行了一番“明察暗访”.实话说,要是我事先知道教授这样做的话,我一定会进行劝阻。
  
  这倒不是我担心什么,而是因为就当下的教师群体而论,我身上有太多的“非典型性”,实在缺少普遍意义。当然,我也知道,教授这样做也是为我好--如果我想有进一步发展的话。所以即使是单纯出于礼貌,我也应该配合一下,以十二分的真诚,把自己知道的、想到的、感觉到的,告诉教授。
  
  对于中小学教师的专业写作,我一直认为,写所谓的论文,一定要顾及读者对象(是给评委专家看还是给教学同行看),不一定非得按学术语言的方式去表达,也不一定非得按格式套路去组装,总之,有话好好说,尽量让人家能把你的文章读懂且能读下去。
  
  以己推人,我写文章一直不习惯在文中用一二三来表明层次条理和陈述分论点,也不习惯大段大段地引用摘抄别人的文章或是在文中插入这样那样的表格,尤其反感在文中动辄就来一个或一串外文单词--我一点也不介意别人说我的文章不是或不像论文。邢教授能从我在纸质媒介上发表的近 200 篇文章中,降格以求地将其中一些文章算作是“论文”,在我也就是一种鼓励了。
  
  我不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鼓励了。2008 年前,我曾三次获得江苏省教育主管部门主办的教育教学论文大赛的最高奖项。我并不怕写所谓的“论文”,也从未在评职称时被论文为难过,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讲,在荣誉物质化的今天,我也因写论文而成为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我之所以写《论文大省背后的教师生态》这篇文章,说得崇高一点,是在为“沉默的大多数”代言。
  
  中小学教师不比高校教师,他们没有那么多的学术活动,也不享受学术年假,没有科研项目可申请,更没有远远高出工资的科研经费来支撑论文和论着发表;除了极少数“教师贵族”,大部分教师课务繁重,应试压力巨大,整日疲于奔命;他们也不能像高校教师那样享有完整的寒暑假,更不用说是超长的“大学寒暑假”.我说这些不是要跟大学教师攀比,只是提醒教授,中小学不是高校,既缺少从事科研的优越条件,也没有承担科研的必然使命,不能完全用高校教师的所谓学术规范来要求中小学教师。
博学论文网(www.hndance.cn)版权所有
专业的代写英语论文,代写英文论文、assignment、各专业毕业论文网站,本站部分论文收集于网络,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客服,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