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阶怨》在“文质雅俗”四个方面的英译研究

时间:2018-11-06 作者:博学论文网
  摘要:唐代李白的诗歌《玉阶怨》以其诗中并无“怨”字, 而幽怨之情处处彰显, 历来被人所推崇。从“文雅派”“质雅派”“文俗派”“质俗派”四个新流派的角度, 分析不同译者的译文, 可以更好地探讨译者不同的译诗风格, 从而为中国诗英译研究提供一个新的研究方向, 促进其英译质量的提高, 从而更好地让它们“走出去”.
  
  关键词:玉阶怨; 文雅派; 质雅派; 文俗派; 质俗派; 英译;
  
  一、引言
  
  唐诗是中华民族的一颗璀璨明珠, 其调亦或内敛, 亦或豪放, 亦或低沉, 亦或激昂。纵观古今, 海内外译者都对唐诗的英译做出过巨大的贡献。据李特夫考证, 迄今所知最早的英译唐诗出现在杜赫德1741年出版的《中华帝国全志》英语全译本 (A Description of the Empire of China and ChineseTartary) , [1]之后, 西方文坛上就涌现出大批优秀的翻译家, 如格律诗的代表人物英国剑桥大学的教授翟理斯 (Herbert Glies) ;自由派的代表人物阿瑟·韦利 (Arthur Waley) ;意象派的代表人物庞德 (Ezra Pound) , 以及1928年宾纳 (Witter Bynner) 和江亢虎 (Kiang Kang-hu) 的译作《群玉山头》 (The Jade Mountain) 的出版……他们的译作都给美国的诗歌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掀起了唐诗英译的潮流之风。同时, 我国学者也在不断地努力中, 从而涌现出了许多卓越的翻译家, 如提出着名翻译理论“信、达、雅”的严复先生;《汉英对照唐诗一百五十首》译作的译者许渊冲先生, 其译作颇丰, 再如《唐诗三百首》《古诗文英译集》等等, 此外, 还有翻译家辜正坤先生以及大家杨宪益先生等, 他们的译作语言亦或俊美, 亦或生动, 其译作的出现打破了中西方英译典籍的逆差的局面, 为中国经典的外译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让西方读者充分领略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二、唐诗英译研究视角之“文质雅俗”
  
  数百年来, 学者在对译诗进行研究时, 往往从不同的角度出发, 对其进行鉴赏分析。约翰·德纳姆说:“译者不应该仅仅以语言译语言, 而应该以诗译诗。”[2]格律体译者徐忠杰译诗遵循的多项原则中第一条就是“以诗译诗原则”[3], 因此, 从这个角度出发, 无论其译诗为何种风格, 其必须遵守“译诗为诗”的原则, 在其基础上, 再来商榷各位译者的译诗文体。从该角度出发, 的确能够清楚地反映出译者对译诗文体风格的偏好, 但这种方法将形式与内容分割开来, 有其一定的局限性。“翻译作为一种跨语言、跨文化的交际活动, 自然涉及到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与互动, 而这种以语言为媒介的交流与互动在本质上正是人类走向社会化的过程, 翻译活动鲜明的社会属性便由此产生。”[4]译者是社会中的人, 必然受其教育背景、文化、地位等的影响, 前理解均有所不同, 从而影响其文本和翻译策略选择的不同, 因此, 便出现有的学者偏向直译, 有的学者偏向意译。从译者主体出发, 研究唐诗, 刚好是与文体风格相悖的, 因其注重文本的内容, 重视不同译者对文本内容的不同解读, 而较少地关注文体风格, 因此, 其不可避免地也有其局限性。那如何才能将文体风格和文本内容更好地结合起来研究呢?十九大召开以来, 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文化自信”, 如何才能将中国优秀的经典文化外译呢?王峰博士是唐诗英译研究专家, 先后出版《唐诗经典英译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5) 、《唐诗英译集注、比录、鉴评与索引》 (陕西人民出版社, 2011) 等, 他根据历史上的“文质雅俗”之辩和哲理依据“二分法”创新性地提出了英译流派的“文、质、雅、俗”四分法, 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对唐诗进行研究, 从而为系统研究中国诗英译的理论与流派提供了全新的研究视角和研究方法。笔者尝试着从王峰博士所划分的理论框架出发, 根据不同学者的译文, 探讨其英译李白的《玉阶怨》时, 所归属的流派, 从而为中国诗英译研究提供一个新的研究方向, 促进译作的翻译, 更好地将中国经典外译。
  
  “在‘文、质、雅、俗’四分法关照下, 可将中国诗英译理论与流派分为:‘文雅派'’质雅派‘’文俗派‘’质俗派‘”.[5]根据王峰博士的划分, 可以看出, 其是采用二分法对其进行归类, 即文质和雅俗。文质划分的主要依据在于其忠实度、创作成分的多少, 而雅俗划分的主要依据在于其语言形式、文学审美性。其谈到“文雅派”译诗的特点是:译诗倾向于使用优美的语言形式, 具有较高的文学审美性, 但译诗并不总是以原文文本为中心, 其中创作成分较多;质雅派的特点是:译诗倾向于使用优美的语言形式, 具有较高的文学审美性, 但倾向于再现原文文本的意义和风格, 其中创作成分相对较少;文俗派译诗的特点是:译诗倾向于以读者为中心追求译本的通俗性, 使读者容易理解和接受, 而且创作成分相对较多;质俗派译诗的特点是:译诗倾向于以读者为中心追求译本的通俗性, 使读者容易理解和接受, 但创作成分相对较少。[5]
  
  三、“文质雅俗”视角下唐诗《玉阶怨》英译赏析
  
  以下试以唐代李白的诗歌《玉阶怨》英译为例, 分析不同的学者所英译的不同, 探讨其英译特点的不同, 将其归属于四个流派中的“文雅派”“质雅派”“文俗派”“质俗派”, 从而为中国诗英译研究提供一个新的研究方向。李白《玉阶怨》诗云:玉阶生白露, 夜久侵罗袜。却下水晶帘, 玲珑望秋月。全诗写的是宫女的幽思哀怨, 处处写怨, 但在诗中无一“怨”字, 其诗高度含蓄。“白露”突出了夜之深, 而主人公仍伫立于“玉阶”上, 而“侵罗袜”加深了其等候之久, “罗袜”二字化用了曹子健“凌波微步, 罗袜生尘”, 可见其乃是一美人。夜极深, 露极重, 罗袜尚有寒意, 而况人乎?可其还是伫立于“玉阶”上, 可窥其内心的幽思哀怨。“望秋月”一词, 表明其幽思哀怨的加深。主人公久等其心上人, 而心上人迟迟不至, 万般无奈, 满面愁容地回到室内, 想斩断幽怨, 刚刚放下“水晶帘”, 内心无限的哀怨油然而生, 只能望着与自己同病相怜的秋月, 聊以慰藉。“全诗亦留给人一种悬念:主人公究竟为何如此的满肠愁绪, 满腹哀怨?她在思念着她的情郎?或者她的情郎抛弃了她?亦或是在为什么人深深忧虑?……对此, 作者只字未提, 完全由读者去猜想, 留给读者一片驰骋思绪的天空, 此亦是本诗的高妙之处, 言尽意无穷。”[6]
  
  先看翟理斯的译诗:
  
  From The Palace
  
  Cold dews of night the terrace crown,
  
  And soak my stockings and my gown;
  
  I'll step behind
  
  The crystal blind,
  
  And watch the autumn moon sink down.[7]
  
  翟理斯的译诗, 大致为抑杨格四音步, 其韵律为aabba, 诗歌音乐节奏较强, 重现了原诗的音乐性, 具有较高的文学审美性, 不难看出, 其雅化痕迹较为突出。从整首诗的押韵角度来看, 我们可以发现一个这样的现象:译者为了使其译诗符合格律诗的那种押韵风格, 在句末亦或误译亦或加入原诗中未谈到之物, 在一定程度上, 令诗歌晦涩难懂, 同时, 给译入语读者传输了自己的理解, 翻译的忠实度有待商榷。比如, 译诗将原诗中的“玉阶”译为“the terrace crown”“terrace”意为“门廊, 阳台”, “crown”意为“王冠, 王权”, 那么两者的结合并未表达一个明确的含义, 晦涩难懂, 勉强通过我们的想象, 我们可以知道其可能是想表达在王室的一个阳台里, 可是这和我们对“玉阶”的前理解, 有很大的冲突性。再看, 其在译诗的第二行和最后一行分别加入了“my gown”和“sink down”这些均未在原诗中有所体现, 很明显, 这是译者译诗时加入自己思考所创造出来的。因此, 翟理斯的译诗创造性成分较多, 综合以上考虑, 可见其风格偏向于“文雅派”.
  
  再看许渊冲的译诗:
  
  Waiting in Vain on Marble Steps
  
  The marble steps with dew turn cold,
  
  Silk soles are wet when night grows old.
  
  She comes in, lowers crystal screen,
  
  Still gazing at the moon serene.[8]
  
  和翟理斯的译诗相同, 许渊冲的译诗大致为抑扬格四音步, 其以格律诗的aabb方式押韵, 读起来朗朗上口, 韵律感较强, 试图再现唐诗的音律之美, 译诗倾向于使用优美的语言形式, 具有较高的审美性, 体现了其译诗风格中“雅”的倾向。对诗中所涉及的意象“玉阶”“白露”“罗袜”“水晶帘”“秋月”等, 其采用直译的方式, 使译诗紧贴原文的内容, 很好地给我们展示了一幅这样的画面:主人公在寒露侵袭的石阶上, 久等自己的心上人, 却等到罗袜都沾湿了, 也不见其心上人的到来, 辗转室内, 想斩断那幽愁哀怨, 拉下帘子, 可还是望“秋月”, 其幽愁无法斩断。通过其译诗的描写, 全诗所熏染的那份“怨”跃然于纸上, 该译法几乎没有创作的成分, 因此, 我们可以看出其对译诗的“质”的追求。综上所述, 我们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我们可以将许渊冲的译诗风格归结为“质雅派”, 从而从该角度出发, 研究其译诗。
  
  再看庞德的译诗:
  
  The Jewel Stairs'Grievance (1)
  
  The jeweled steps are already quite white with dew,
  
  It is so late that the dew soaks my gauze stocking,
  
  And I let down the crystal curtain
  
  And watch the moon through the clear autumn.[9]
  
  (1) Jewel stairs, therefore a palace.Grievance, therefore there is something to complain of.Gauze stockings, therefore a court lady, not a servant who complains.Clear autumn, therefore he has no excuse on account of weather.Also she has come early, for the dew has not merely whitened the stairs, but has soaked her stocking.
  
  从整首译文来看, 庞德没有刻板地追求形式的相似, 正如王佐良 (1986) 所说, “以诗中所表达的意境为重, 抛弃了脚韵和诗歌用语的老套, 用自由诗体和白描手法, 着重形象、意境和气氛的移植, 一时十分新鲜。”[10]可见, 其译诗是采用了自由体的形式, 更符合现当代英语读者的习惯, 让译入语读者对诗歌更易理解和接受, 其“俗化”特征明显。译诗将“罗袜”译为“gauze stocking”其意为“丝袜”, 而原诗的“罗袜”, 其意为丝绸的袜子, 笔者认为, 丝袜相对于丝绸的袜子, 厚度上来说, 相对较薄, 寒气侵入, “丝袜”较易沾湿, 而“罗袜”与“丝袜”的材质不同, 其厚度更厚, 不易沾湿, 如果将原诗的“罗袜”译为“gauze stocking”即“丝袜”, 则不能更好地突显原诗中主人公等待时间之久, 而使“罗袜”沾湿, 这样一来, 其所表达的“怨”也不及原诗之深。中国的月是游子寄托情感, 诉说苦闷的意象, 其表现为凄凉, 孤寂, 伤感, 而在西方人的眼里, 月是纯洁、幸福和光明的象征, 其带有善变, 反复无常的特点。庞德的译诗中直接忽略这两者的差异, 庞德只尽量照顾了译诗在词汇、语音和形式上的对应, 没有充分实现意象的再现。不过, 他为译诗添加了注释, 用于帮助目的语读者理解中西文化有偏差的意象。[11]因此, 可以看出, 其译诗并不总是以原文为中心。庞德曾说:“若论我翻译中是否使用了粗暴的手段 (atrocities) , 我只能为自己辩护说, 这些手法的运用大多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翻译目的, 是与我帮助读者更好地理解原文的初衷是一致的。”[12]尽管其译文并不是很好地忠实于原文, 不过庞德通过借助诗中的意象, 形象地展示了原诗中的意境。由此看来, 我们可以将其译诗风格归为“文俗派”, 从而从这个视角, 对其译诗进行鉴赏。
  
  再看宾纳和江亢虎译诗:
  
  A Sign from a Staircase of Jade
  
  Her jade-white staircase is cold with dew;
  
  Her silk soles are wet, she lingered there so long…
  
  Behind her closed casement, why is she still waiting,
  
  Watching through its crystal pane the glow of the autumn moon?[13]
  
  宾纳和江亢虎译诗和庞德的译诗形式大致相同, 倾向于以自由体的形式来写, 其抛弃格律诗的押韵和音步的规律, 更好地且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同时, 以自由体来写诗, 其更加通俗易懂。译诗中用“lingered there so long”和“still waiting”很好地再现了原诗主人公那种久等心上人, 而心上人始终不至的画面, 可以说达到了以诗写画的境界, 其主人公的那种幽怨被形象地勾勒出来了。其译诗忠实地再现了原文, 使译入语读者和原文读者所感受到的内容一致, 很好地实现了纽马克所说的交际翻译中的“动态对等”.通过对该译诗的诵读, 我们眼前的画面会随着诗句一幅幅地展开:“玉阶上早已一层白霜, 罗袜浸透了深夜寒霜。夜阑人静, 寒意袭人, 主人公独自一人, 伫立在被一层白霜覆盖着的玉阶之上, 忍受着寒风冷意的袭击, 直至罗袜被寒露浸透仍盼不来心上人。”[14]从以上分析, 可以看出宾纳和江亢虎译诗很好地再现了原文, 其中创作成分相对较少。由此可以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宾纳和江亢虎译诗风格偏向于“质俗派”.根据其特点, 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欣赏其译诗。
  
  四、总结
  
  中国诗英译流派:“文雅派”“质雅派”“文俗派”“质俗派”的划分, 具有很大的价值意义, 它打破了传统的中国诗英译研究形式与内容二元对立的关系, 将其二者很好地结合起来, 为中国诗英译研究提供一个新的研究方向, 从而帮助译者更好地进行翻译。从某个层面上来说, 该研究方向对展示中国的经典, 向世界传播好中国的声音, 让世界对中国文化有个更好的理解, 具有其一定的价值意义。
  
  参考文献
  
  [1]李特夫。第一首英译杜甫诗歌二三考[J].外语教学, 2012, (9) .  
  [2]Susan Bassnett.Translation Studies (Third Edition) [M].Shanghai: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 2004:59.  
  [3]李正栓。徐忠杰翻译原则研析[J].外语与外语教学, 2005, (10) :45.  
  [4]王洪涛。建构“翻译社会学”:名与实的辨析[J].中国翻译, 2011, (1) :15.  
  [5]王峰。论中国诗英译流派的“文、质、雅、俗”四分法[J].湖南工业大学学报, 2017, (3) :15.  
  [6]王介。《玉阶怨》赏析[J].华夏文化, 2005, (4) :37.
  [7]Giles, Herbert A.Gems of Chinese Literature:Verse (Second Edition) [M].London:Bernard Quaritch, and Shanghai:Kelly and Walsh, 1923:90.  
  [8]许渊冲。英译李白诗选[M].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 2007:44.
  [9]祝朝伟。构建与反思[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 2005:369.
  [10]阿恩海姆。视觉思维-审美直觉心理学[M].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 1986.  
  [11]陈媛媛, 张映先。格式塔意象翻译模式下李白《玉阶怨》英译研究[J].北方文学, 2012, (8) :37.  
  [12]Ezra Pound.Literary Essays of Ezra Pound[M].NewYork:New Directions Publishing Corporation, 1968:172.
  [13]Bynner W, Kiang K.The Jade Mountain:AChinese Anthology[M].New York:Alfred A.Knopf, 1929:54.  
  [14]张丽。The Jewel Stair's Grievance《玉阶之怨》视觉意象的美学解读[J].成都教育学院学报, 2006, (12) :123.
博学论文网(www.hndance.cn)版权所有
专业的代写英语论文,代写英文论文、assignment、各专业毕业论文网站,本站部分论文收集于网络,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客服,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