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针刺加艾灸联合治疗阴式子宫切除术后尿潴留患者的疗效

时间:2018-11-09 作者:博学论文网
  摘要:【目的】观察针刺加艾灸联合治疗阴式子宫切除术后尿潴留患者的疗效。【方法】将70例阴式子宫切除手术后拔除导尿管后出现尿潴留的女性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 每组各35例。治疗组给予针刺加艾灸穴位治疗, 对照组给予常规护理干预治疗 (根据患者病情需要, 可适当协助患者取舒适低半卧体位促进排尿, 并腹部热敷、按摩、听流水声等诱导排尿) .观察2组患者术后第1次排尿情况及术后尿潴留发生率, 并评价2组临床疗效。【结果】 (1) 临床疗效比较:治疗组总有效率为97.14%, 对照组为82.86%, 治疗组疗效明显优于对照组 (P <0.05) . (2) 治疗组患者术后尿潴留发生率为2.8%, 明显低于对照组的14.2%,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 <0.05) . (3) 治疗组患者术后第1次排尿时间明显短于对照组, 其排尿总积分明显低于对照组,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 <0.05) . (4) 治疗组患者术后8 h残余尿量<10 mL的例数明显多于对照组, 其排尿总积分明显低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 <0.05) .【结论】针刺加艾灸联合治疗可有效预防阴式子宫切除术后尿潴留的发生。
  
  关键词:针刺疗法; 艾灸疗法; 阴式子宫切除术; 尿潴留; 疗效观察;
  
  阴式子宫切除术后尿潴留一般是指阴式子宫切除术后留置导尿5~7 d后拔出导尿管, 24~48 h仍不能自行排尿, 或能自行排尿但残余尿液量≥100 mL[1], 腹部可触及胀大的膀胱, 压之有胀痛感。常见原因有手术损伤、精神因素、药物因素、泌尿系感染等[2].留置导尿患者拔出导尿管后出现排尿障碍, 或者需重新置管, 导致尿路感染发生率增加, 不仅给患者带来心理负担和生理痛苦, 还影响了其术后恢复。本研究探讨了针刺联合艾灸治疗阴式子宫切除术后尿潴留患者临床疗效, 现将研究结果报道如下。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及分组
  
  选取2016年1月至2018年12月在南通市中医院妇科行阴式子宫切除手术, 术后拔除导尿管后出现尿潴留, 并排除患有泌尿系统疾病的女性患者, 共70例。按入院时先后顺序依次编号1~70号, 查随机数字表, 将患者随机分配至治疗组和对照组, 每组各35例。本研究获医院伦理委员会审核通过。
  
  1.2 诊断标准
  
  1.2.1 西医诊断标准
  
  参照文献[3]中尿潴留的诊断标准: (1) 术后6~8 h不能自行排尿; (2) 有明显的尿意感, 下腹胀满, 膀胱充盈; (3) 体检耻骨上区有膨隆肿物, 按之有波动感, 叩诊呈浊音。
  
  1.2.2 中医诊断标准
  
  参照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制定的《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4]中“癃闭”的诊断标准:小便不利, 或小便闭塞不通, 小便胀痛, 尿道无涩痛者, 可判定为癃闭。
  
  1.3 纳入标准
  
  (1) 符合上述中西医诊断标准; (2) 行阴式子宫切除手术, 术后拔除导尿管后出现尿潴留的女性患者; (3) 年龄在40~75周岁; (4) 自愿参加本研究并签署知情同意书的患者。
  
  1.4 排除标准
  
  (1) 其他原因所致的尿潴留; (2) 合并有心、脑、肺、肝、肾及造血系统、内分泌系统等严重原发性疾病患者; (3) 精神病患者; (4) 哺乳期、妊娠期及计划妊娠的妇女; (5) 过敏体质患者, 尤其对酒精、艾条等过敏者。
  
  1.5 治疗方法
  
  1.5.1 对照组
  
  给予常规护理干预治疗。阴式子宫切除术后患者拔除导尿管后6~8 h未解小便, 或能自行排尿但残余尿液量≥100 mL者, 即给予护理干预治疗。根据患者病情需要, 可适当协助患者取舒适低半卧体位促进排尿, 并腹部热敷、按摩、听流水声等诱导排尿, 以上无效者给予导尿。
  
  1.5.2治疗组
  
  给予针刺加艾灸治疗。 (1) 针刺疗法。取穴:中极、两侧膀胱俞、足三里、三阴交、血海;操作方法:先让患者平卧, 常规消毒后用3寸长针直刺中极1.5~2寸, 采用提插捻转法, 当觉针下有空洞感时将针体徐徐提插几下, 使酸胀之针感可放射到会阴部;再将针体提至皮下, 针尖转向曲骨深部刺入, 至曲骨时同样将针体徐徐提插。如此反复提插3~5次, 患者即可有尿意或出现下腹收缩。接着针刺足三里、三阴交、血海, 均用泻法, 均使针感传导至大腿内侧, 然后留针30 min, 每隔10 min行针1次。起针后再取膀胱俞, 用泻法, 使针感尽量向小腹部传导, 留针30min, 每隔10 min行针1次。 (2) 艾灸疗法。取穴:中极、关元、气海;操作方法:使用长20 cm, 直径1.5 cm的清艾条, 患者取平卧位, 暴露下腹部, 取腹部正中线, 从脐部下方开始置于中极、关元、气海穴上, 用明火点燃艾条, 对准中极、关元、气海穴一起施灸, 距皮肤0.5~1寸左右, 悬空来回熏灸, 以患者感觉温热舒适为准, 连续熏灸15~20 min, 至局部皮肤发红为止。从患者出现尿潴留开始行第1次治疗, 治疗结束30 min内无效或效果不理想者行第2次治疗, 2次治疗效果不理想者给予导尿。
  
  1.6 观察指标
  
  (1) 术后尿潴留的发生率 (术后尿潴留患者经治疗后仍存在尿潴留的患者占该组总患者的百分率) ; (2) 术后至第1次排尿时间; (3) 8 h后残余尿量 (有尿意感排空小便后行膀胱B超检查残余尿) ; (4) 排尿积分:参考《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5]中有关癃闭的计分标准。
  
  1.7 疗效评定标准
  
  参照《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4]中有关癃闭的疗效标准。显效:术后4~6 h顺利排尿, 且排出通畅;有效:术后6~8 h能够少量多次排尿, 但排尿不畅, 症状、体征改善, 无需导尿;无效:术后8 h后仍不能自行排尿, 需行导尿。
  
  1.8 统计方法
  
  采用SPSS 17.0统计软件进行数据的统计分析。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 (±s) 表示, 治疗前后比较采用配对t检验, 组间比较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计数资料用百分比表示, 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等级资料组间比较采用秩和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2组患者基线资料比较
  
  治疗组35例患者中, 年龄最小45岁, 最大73岁, 平均 (56.21±4.21) 岁;病程 (发现有子宫脱垂至就诊手术的时间) 最短5个月, 最长38个月, 平均 (15.74±3.56) 个月。对照组35例患者中, 年龄最小44岁, 最大72岁, 平均 (55.97±4.52) 岁;病程最短6个月, 最长40个月, 平均 (17.74±2.86) 个月。2组患者的年龄、病程和病情等一般资料比较, 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具有可比性。
  
  2.2 2组患者术后尿潴留发生情况比较
  
  表1结果显示:治疗组患者术后尿潴留发生率为2.8%, 明显低于对照组的14.2%, 组间比较,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
  
  表1 2组患者术后尿潴留发生情况比较

  
  2.3 2组患者术后第1次排尿时间及排尿积分比较
  
  表2结果显示:治疗组患者术后第1次排尿时间明显短于对照组, 其排尿总积分明显低于对照组,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
  
  表2 2组患者术后第1次排尿时间及排尿积分比较

  
  2.4 2组患者术后8 h排尿情况比较
  
  表3结果显示:治疗组患者术后8 h残余尿量<10 mL的例数明显多于对照组, 其排尿总积分明显低于对照组,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
  
  表3 2组患者术后8 h残余尿量及排尿积分比较

  
  2.5 2组患者临床疗效比较
  
  表4结果显示:治疗组总有效率为97.14%, 对照组为82.86%, 治疗组疗效明显优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
  
  表4 2组患者临床疗效比较

  
  3 讨论
  
  临床针对术后尿潴留多采用腹部热敷、按摩、听流水声等诱导排尿法及导尿术等方法进行治疗[6].诱导排尿法临床效率较低, 仅作为基础性治疗措施[7], 导尿术易诱发尿路感染且患者依从性较差[8].术后尿潴留属于中医学“癃闭”范畴。中医认为患者手术失血, 气血俱亏, 膀胱传送无力, 气化失司, 从而导致尿潴留[9].尿潴留是妇科阴式子宫切除术后常见的急性并发症。诱导排尿和留置导尿是常用方法, 针刺中极、两侧膀胱俞、三阴交、血海穴加艾灸中极、关元、气海穴与之相比具有较好的疗效, 避免了导尿的痛苦和泌尿系感染的发生。
  
  艾灸利用其温热刺激, 作用于人体的经络腧穴, 具有宣达气血、调畅气机、促进气化的作用[10].通过艾灸气海、关元、中极三穴, 使艾叶的药力透达经络腧穴, 发挥调畅气血, 恢复膀胱气化, 通利小便的作用。同时艾灸燃烧时的物理因子和药化因子与经络的特殊途径相结合而产生的一种综合效应, 借艾火的纯阳热力和药力给人体以温热性刺激, 而起到协同作用[11].西医学认为其能有效地改善膀胱逼尿肌功能, 缓解尿道外括约肌痉挛, 使内外括约肌功能协同、膀胱神经功能尽快恢复, 从而达到自主排尿的目的。中极为足三阴之会穴, 膀胱之募穴, 针刺之易使针感下传膀胱, 可振奋下焦元气, 恢复膀胱气化。三阴交、血海为足太阴脾经穴, 足三里为足阳明胃经穴, 可升发与调养脾胃之气, 使元气充沛。膀胱俞为足太阳膀胱经穴, 可助膀胱气化, 通利小便。针灸时选取中极、两侧膀胱俞、足三里、三阴交、血海这类具有补肾阳、调气机、助气化、通利下焦的穴位进行刺激, 针刺后运用手法使“针下得气”并使“气至病所”, 达到疏通经络、调理气血的目的, 是针刺取得疗效的关键。
  
  针刺与艾灸并施可益肾固本, 培补真元。有效刺激支配膀胱神经以恢复其正常功能。临床操作方便, 安全有效, 在临床实践中没有发现明显的不良反应, 可减少患者导尿的比例, 从而减少尿路感染的机会, 减轻患者的痛苦, 患者乐于接受, 值得临床上推广应用。今后我们将进一步扩大观察的样本量, 探索针刺与艾灸联合治疗阴式子宫切除术后尿潴留患者协同增效的功效与作用机制。
  
  参考文献
  
  [1]苏雪红, 黄秀群, 梁如霞。宫颈癌术后尿潴留的原因及护理进展[J].海南医学, 2009, 20 (7) :145.  
  [2]赵忠梅。子宫脱垂伴膀胱膨出阴式子宫全切术后尿潴留的防治[J].医学创新研究, 2007, 4 (2) :31.  
  [3]黄文芳。针灸加穴位注射治疗腹部手术后尿潴留的疗效观察[J].当代护士 (下旬刊) , 2012, 9:173.  
  [4]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S].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 1994:27.  
  [5]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S].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 1993:23.  
  [6]黄妤。艾条灸法治疗术后尿潴留的疗效观察[J].浙江中医杂志, 2010, 45 (1) :63.  
  [7]郭其乐, 吴晓燕, 唐亚荣, 等。补中益气汤合五苓散加减治疗肛肠病术后不完全性尿潴留临床研究[J].中医学报, 2014, 29 (1) :108.  
  [8]蒋晓辉。肛肠病术后尿潴留72例原因分析及处理[J].中医药临床杂志, 2013, 25 (6) :522.  
  [9]唐贤文。电针加艾灸治疗顽固性术后尿潴留1例[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 2007, 16 (23) :3390.  
  [10]徐书英。艾灸治疗骨科术后尿潴留23例临床观察[J].江苏中医药, 2014, 46 (3) :64.  
  [11]尤敏。护理干预配合穴位艾灸对中风后尿潴留治疗作用的观察[J].中医药临床杂志, 2011, 23 (12) :1077.
博学论文网(www.hndance.cn)版权所有
专业的代写英语论文,代写英文论文、assignment、各专业毕业论文网站,本站部分论文收集于网络,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客服,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