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形合与意合看中医英译中的逻辑衔接

时间:2018-08-07 作者:博学论文网
  摘要:从形合与意合的角度出发, 以中医医学古籍中的文段为例, 挖掘了中医语篇内句内、句间暗含的衔接关系, 并探讨了在不同逻辑关系下的中医翻译方法和策略。
  
  关键词:形合; 意合; 中医英译; 衔接;
  
  翻译, 从本质上讲是两种语言的转码。中医英译, 即是把承载着中医思想和文化的汉语翻译成英语的过程。然而, 不同语言之间又存在差别。Eugene A.Nida[1]曾说, 从语言学角度来看, 英、汉语言之间最重要的区别莫过于形合与意合之分了。英语重形合, 注重语句形式上的对应, 而汉语重意合, 注重行文意义上的连贯。意合使得汉语形式简练, 意义委婉, 但同时也使得汉语具有含蓄性和模糊性的特点。尤其是中医语言, 虽历经千年但趋向于保留它的古代文言文特征, 逻辑关系并不像英文那么明晰, 令读者费解, 译者难翻。本文拟从形合与意合的角度出发, 以中医医学古籍中的一些文段为例, 通过对比分析, 探讨不同逻辑关系下中英文的行文特点和中医英译的策略。
  
  1 形合与意合
  
  形合 (hypotaxis) 与意合 (parataxis) 是王力先生在《中国语法理论》一书中提出的两个概念, 是语言的两种基本组织手段。广义上的形合包括形态和词汇两种形式手段, 指一切依借形式和形态手段包括语汇词类标记、词组标记、语法范畴标记等方式完成句法组合;狭义上的形合, 只指词汇手段来连句成段[2].意合是指“句子内部的连接或句子间的连接采用语义手段”[3].汉语以意驭形, 往往省略衔接;而英语则以形制意, 讲究语言形式的衔接手段。
  
  中医文本作为一种特殊的文本, 多采用古汉语, 重意重神, 言简意赅, 其意合特征尤为明显。英语是一种印欧语言, 重形合, 语句各成分的相互结合常用适当的连接词语或各种语言连接手段来表示其结构关系。当把中医语言翻译为英文这种以形驾意的语言文字时, 就不仅仅是两种语言之间意义的转换过程了, 在传达意义的同时把握两种语言的特征尤为重要。
  
  许多语言研究工作者和从事中医翻译的研究者对此已有所认识, 展开了一系列相关的研究。如, 罗磊[4]指出中医反映了中国传统哲学的整体观, 具有汉民族综合思维和模糊思维, 详细描述了中医语言的意合特征, 并从形合和意合角度出发探讨了中医汉英翻译中的形式对应问题;李永安等[5]探讨了英汉语言的差异在中医翻译中的应用, 并在形合和意合的基础上进行了延伸, 延展到对中英文中采用重复词以及使用动词和名词的频率的研究, 把中医翻译研究往前推进了一步。
  
  纵观近30年的中医英译方面的文献, 基于形合与意合角度讨论汉语与英语的差异、研究普通文本汉英翻译方法的文献较丰富, 而专门探讨中医古汉语这类特殊文本的翻译, 尤其是讨论中翻英过程中如何句内、句子间的逻辑衔接的文献寥寥无几, 值得作更广泛和深入的探讨。
  
  2 译例举隅
  
  着名翻译家、散文家孙家晋曾说过, “西文像树上分出枝桠, 中文如铜钿串在一起。”西文句法以主谓结构为主干;如果有宾语或补语成分, 可在主线上延伸;定语及状语成分则以枝桠的形式构成分支线, 并通过关联词与主干相接。这种树状结构由于主谓结构形成了对全句“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提挈性结构主轴”[6].因此, 古汉语翻译成英文时需要把以意合为主的汉语中潜藏的语义关系通过句法或者词汇手段凸显出来, 把隐性的逻辑关系变成显性的逻辑关系, 才更加切合西方人的思维习惯。下面笔者将以中医医学古籍中的文段为例, 从句内、句间不同的逻辑关系的角度出发, 探讨中医翻译的方法与策略。
  
  2.1 因果关系例1:
  
  夫伤于寒。有即病者焉。-《伤寒论》序。解释:因为寒邪入侵 (身体) , 有些人在受邪之时便生病了。译文:Due to invasion of the cold evil, some people fall sickimmediately.
  
  分析:原句中省略了主语, 这一现象在古汉语中十分突出, 翻译时需要找到缺失的成分, 在译成英文时补充出。此处的主语应该是“有些人”, 故补充了“some people”.从逻辑角度看, 原文中并未出现明显的表因果关系的连接词, 前后两句却隐含了因果关系。而在形合的英语里, 必须要用显性的逻辑连接词让这层因果关系得以体现。因而, 可以看出, 针对此类成分缺失, 逻辑连接词隐而不见却暗含其中的情况, 可采用增译法。此外, 隐性的逻辑关系不仅存在于句中, 在一些四字短语中也十分常见。
  
  例2:佐金平木。解释:清肃肺气以抑制肝气上逆。译文:Nourish lung to inhibit the hyperactivity of liver qi.
  
  分析:此为中医治疗学术语。根据五行理论, 肺属金, 肝属木, 金克木。当出现肺气偏盛而乘肝之象时, 宜采用“佐金平木”法。“佐金”即是滋养肺, 肺气下降则肝气随之条达疏畅, 曰“平木”.短语内实质上隐含因果关系, “佐金”是手段, “平木”是目的, 故用了表目的的不定式to来连接两个短语。在中医术语的四字短语中, 诸如此类表示因果关系的短语还很多, 如“抑木扶土”“培土制水”“滋水涵木”皆是如此。
  
  2.2 条件关系例3:
  
  急则治其标, 缓则治其本。解释 (1) :当病情危急时, 先缓解症状;当病情得以缓解后, 再治病根。解释 (2) :若病情危急, 当缓解症状;若病情不那么紧急, 当治病根。
  
  译文1:When it's in a critical condition, it is essentialto relieve the symptoms first;Once these symptoms are alleviated, the root cause should be taken care of.
  
  译文2:If it's in a critical condition, it is essential torelieve the symptoms first;If not, the root cause should be addressed.
  
  笔者认为, 不同人对“缓”字的理解不一样, 原文可作两种理解 (见解释1和解释2) , 并提供了两种情况下的译文。先看第1种解释, “急”“缓”二字原本为形容词, 第一句话中“急”保留了形容词性, 但从语义角度分析, 事实上原句借用“急”这个形容词表达了一个条件句“当症状危重时”的意思。第二句中的“缓”同样预设了一个条件, “当病情得以缓解时”, 故应采用转译法把原文“缓”的意思理解为“缓解”之意。翻译时, 前一句和后一句分别用了显性连接成分“When it's in a critical condition”和“once”引导的从句“Once these symptoms are relieved”把暗含的条件句成分表达出来。
  
  第2种解释仍然是一个条件句, 不同的是此时“缓”保留了形容词的词性, 意为“缓和”, 非乘来势汹涌之势, 所以用了省略条件句“If not”, 代替“if it's in a critical condition”.
  
  例4:阴平阳秘, 精神乃治, 阴阳离决, 精气乃绝。-《素问·生气通天论》。解释:若阴阳平衡, 精、神则处于正常状态;若阴阳分离决绝, 阴阳失衡, 则精气竭绝, 生命终结。译文:If the yin and yang is balanced, the essence and vitality (of the person) will be in good condition.But if the yin and yang is divorced, that is an indication of depletion of theessence and qi.
  
  分析:真阴有收敛收藏阴精的作用, 滋养真阳收敛真阳 (阴平) ;真阳有生长生发抵御外邪的作用, 并不让真阴外泄而固束真阴 (阳秘) .“阴平阳秘”实质上讲的是阴阳平衡。原文是一个条件句, 宜译为“倘若……时, ……就会……”, 故采用了if引导的条件句;后一句“阴阳离决, 精气乃绝”正好与前面所描述的情况相反, 但句子仍然是一个条件句, 可以依葫芦画瓢, 用“if”把前后两个句子衔接起来。
  
  例5:恶色表示胃气枯竭, 病情多属凶险。解释:如果面色晦暗枯槁则表示胃气枯竭, (这种情况) 是病情凶险之兆。译文:Asickly complexion indicates exhaustion of stomach-qi, and it is the sign of a critical condition.-《中医英语300句》[7].
  
  分析:就逻辑关系而言, 译者对前后两句采用了合句法, 原文后面一个句子省略了“这种情况”, 需要采用增译法把对应的内容补充出来, 而原文里用了代词“it”替代前面提到的情形, 来与前文呼应。前一句所提及的情况是后一句产生的前提或条件。前后两句虽无明显关系连接词, 但是考虑到英文表达习惯, 添加一个“and”来表达条件关系更为自然。
  
  2.3 并列关系例6:
  
  阴阳又各互为其根, 阳根于阴, 阴根于阳。-《医贯·阴阳论》。解释:阴阳之间相互依赖, 互生互长。阴精 (指一切营养物质) 是人体生理功能活动的物质基础;而阳气 (指一切生理功能活动) 必须依赖于阴精。译文:Yin and yang are mutually rooted.Yang is the root of yin, and yin is the root of yang.-Basic Theory of Chinese Medicine.
  
  分析:后半句“阳根于阴, 阴根于阳”是典型的并列句, 汉语中不加连接词也可意会。但英文里, 二者是并列关系, 根据英语的句法特点, 需要用and把并列关系表达出来。
  
  例7:故阴阳四时者, 万物之终始也, 生杀之本也。-《素问·四气调神大论》。解释:阴阳四时, 是万物始发与终结的规律, 是生存与死亡的本源。译文:The law of yin and yang, and the change of four seasons mark the beginning and ending of all things, and it explains the nature of life anddeath.
  
  分析:同理, “万物之终始也”与“生杀之本也”是两个独立的句子, 而且相互并列, 英文里要合并需加连接词“and”.
  
  2.4 转折关系
  
  例8:阳常有余, 阴常不足。解释:阳 (气火) 往往多而有余, 而阴 (精血) 往往呈现出亏虚的状态。译文:Yangis always in excess, while yin being in deficiency.
  
  分析:中文为两个分开的句子, 形式上为并列句, 但事实上前后两句表达的是转折关系。因此, 在翻译时, 应当采用合句法, 把两个句子通过“while”这个连接词把前后两个句子衔接起来, 合二为一以体现出它们之间的关系, 使内容连贯, 便于读者理解。同时, 该句也采用了省译法, while后面省略了yin的谓语动词和副词。正是因为此处“while”的使用, 搭建了前后两个句子之间的联系, 即使在后面句子谓语动词省略的情况下仍然不影响读者对全句的理解, 而且避免了累赘, 使得译文更加简明扼要。
  
  例9:阴在内, 阳之守也;阳在外, 阴之使也。-《黄帝内经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篇第五》。解释:阴阳相互依存。阴代表物质, 阳代表功能。物质居于体内, 所以说“阴在内”;功能表现于外, 所以说“阳在外”.在内的物质 (阴) 是产生机能活动的基础, 故说阴为阳之守;在外的功能 (阳) 是在内的物质 (阴) 的运动的表现, 故说阳为阴之使。翻译:The yin being inside is the keeper of yang, while yang being outside is the messenger ofyin[7].
  
  分析:前半句描述的是“阴”的作用, 后半句描述的是“阳”的作用。二者在功能上是相对的, 据此可判断前后两句为转折关系。英语中表达转折关系的衔接词或短语有“while”“whereas”“on the contrary”“in contrast”等, 此处译者采用了while, 这是一个信号词, 提示了前后两句的关系。另外, 句子处理得恰当的地方还在于译者用了分词形式“The yin being inside”“yang being outside”分别表达“阴在内”“阳在外”, 避免了从句的使用, 简化了句子结构。
  
  3 讨论
  
  语言是思维的载体, 不同的语言承载了不同的思维。语言与思维之间相互影响、相互制约。讲究逻辑的语言背后反映的是语言使用者思维的逻辑性, 反过来, 注重逻辑的思维从一定程度上促进了逻辑性语言的产生。英语就是这样一门重逻辑的语言, 这就要求其形式上倚赖于各种承上启下的连接手段, 必须通过显性的衔接词汇或语法才能组合形成一个语篇整体。而中医语言具有古汉语的特征, 语言简洁凝练, 寥寥数字却寓意深刻。从句法特征上可以看出, 中医句子短小精悍, 通过潜在的隐性语义关系就能形成意义清晰的语篇, 不需要借助衔接词。这些特点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汉民族的整体哲学观和传统综合思维。
  
  明确源语言逻辑层次和衔接规律是翻译的基础, 中医英译过程亦是如此。由于中医语言逻辑关系词的隐化, 当多采取增译法, 把古汉语原文中并不那么明显的逻辑关系通过英文中的语法手段凸显出来。在翻译省略句时, 不仅需要把逻辑连接词补充出来, 缺省的词义也要增译。此外, 在篇章里还要看前后文之间是否存在关联性, 是否隐含了预设前提, 这些情况都宜采用增译法来使得篇章表达的意义完整。然而, 增译法的使用并非绝对, 译文在意义表达完整、清楚明了的情况下, 还应力求简明扼要, 适时采用省译法, 必要时还需通过改变某些词的词性以符合英文表达的习惯。
  
  参考文献
  
  [1]Eugene A, Nida.Translating Meaning[M].San Dimas, California:English Language Institute, 1982:50-75.  
  [2]宋志平。英汉语形合与意合对比研究综观[J].东北师大学, 2003 (1) :92-93.  
  [3]方梦之。译学词典[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2004:2.  
  [4]罗磊。从形合和意合看中医汉英翻译中的形式对应[J].上海中医药大学学报, 2003:17 (3) :32-35.  
  [5]李永安, 王萱。英汉语言差异在中医翻译中的应用[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 2011:31 (7) :991-993.
  [6]刘宓庆。中西文化结构之比较[J].中国文化书院学报, 1988 (16) :2.  
  [7]Jiang Yan, Mengfanyi, Lixiaohao.Basic Theory of Chinese Medicine[M].Beijing:People's Medical Publishing House, 2016:29-31.
博学论文网(www.hndance.cn)版权所有
专业的代写英语论文,代写英文论文、assignment、各专业毕业论文网站,本站部分论文收集于网络,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客服,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