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域融合视角看网络热词零翻译的形成机制

时间:2018-09-05 作者:博学论文网
  摘要:网络热词种类繁多、表达丰富、层出不穷, 其形成原因和构成方式极具多样性和复杂性。其中, 零翻译是网络热词的主要构成方式之一。从视域融合的视角对网络热词的零翻译问题进行分析, 可以发现网络热词的零翻译是多元融合的结果, 具体体现在历史与现在融合、主体与客体融合、自我与他者融合等方面。网络热词的零翻译具有历史性、融合性和发展性等特征。对网络热词中零翻译的形成机制进行研究, 不但能够丰富语言和翻译的相关研究, 而且能够为翻译实践提供参考。
  
  关键词:视域融合; 网络热词; 零翻译;
  
  随着互联网这一传播媒体的蓬勃发展和广泛运用, 网络语言成为当下语言发展变化的一大源泉, 网络热词也随之成为语言和翻译研究关注的一大热点。笔者从中国知网检索到近十年来以“网络热词”为主题的文献共1000多篇。这些研究主要从语言学、社会学、传播学、模因论等视角对网络热词的特征、构成、传播和规范等方面进行分析, 同时也有学者以目的论、关联理论、模因论和顺应性等为视角对网络热词的翻译进行了探讨, 但是对零翻译在网络热词的形成与翻译中的作用的重视程度还不够。零翻译是网络热词的主要构成方式之一, 对网络热词中零翻译的形成机制进行研究, 不但能够丰富语言和翻译的相关研究, 而且能够为翻译实践提供参考。同时, 从视域融合的视角来看, 零翻译在网络热词的构成机制中是多元融合的。鉴于此, 本研究将以视域融合理论为依据, 探讨网络热词中零翻译的相关问题。
  
  一、零翻译与视域融合
  
  目前, 学界对零翻译没有一个明确的统一界定, 但这绝对不是“不译”或不做任何翻译那么简单, 它应该是一个范畴性概念。较早对零翻译的阐释有杜争鸣的“不译”“音译”“源语形式完全照搬”[1], 邱懋如的“故意不译”和“用随意选择的谐音字音译源文的词或把外文照搬过来”[2], 刘明东的“省译”“移译”“音译、音义兼译、补偿、象译、直译加注、归化”等[3].以上研究主要围绕不译、音译、形译、象译、转译等方面对零翻译进行讨论和描述性界定。本研究探讨的零翻译指的是在目的语中采用源语形式、谐音形式和仿译形式的语言和翻译现象。
  
  视域融合是伽达默尔哲学诠释学的基本概念。“前理解或前见是历史赋予理解者或解释者的生产性的积极要素, 它为理解者或解释者提供了特殊的‘视域'.”[4]824“’视域‘概念本质上就属于处境概念”[4]391, “其实就是我们活动于其中并且与我们一起活动的东西”[4]393.“理解者和解释者的视域不是封闭的和孤立的, 它是理解在时间中进行交流的场所。理解者和解释者的任务就是扩大自己的视域, 使它与其他视域相融合, 这就是伽达默尔所谓的’视域融合‘”[4]824.
  
  视域融合视角下, 理解者和解释者都处于理解事件或活动中。翻译同样也是一种理解或解释活动。零翻译是一种建立在统一性上的理解, 这一理解是在视域融合的过程中达成的。下面笔者从网络热词的零翻译及其主要表现形式来分析网络热词的主要类型。
  
  二、网络热词中零翻译的主要类型
  
  顾名思义, 网络热词是指在网络中被频繁使用的词语。将其界定为以互联网为平台而得以产生、传播和被高频使用的词语, 会更加准确。网络热词是网络语言的一部分, 它的产生与发展当然离不开互联网及其终端设备。大量网络热词都是在网络环境下由多种原因、多种变体、多种语符混合而成的, 具有表达丰富、词汇新奇、构词灵活、富于变化等特点。在网络热词的构成机制中, 随着网络文化的丰富和网民群体的相对年轻化, 零翻译特征较为突出。零翻译作为一种翻译方法来运用, 往往是因为源语言在目的语中没有现成的对应语言。在网络热词构成中, 零翻译的存在原因可能更为复杂, 可能是因为在目的语中没有现成的对应词语, 也可能是为了达到特定的交际交流效果。
  
  根据网络热词中零翻译存在的主要形式, 我们可以将其划分为源语形式、谐音形式和仿译形式三大类。
  
  源语形式是指未做任何改变而保留源语言的形式, 可以分为独立形式、半独立形式、词缀黏合形式三种。独立形式是通过不译或移植形式引入, 可以单独表达完整的意思, 如VIP (very important person) 、DIY (do it yourself) 、B2B (business to business) 、PM2.5 (fine particular matter) 、USB (universal serial bus) 、PK (player killer或player killing) 、OT (over time) 、ASAP (as soon as possible) 、GF (girlfriend) 、Q (cute) 、CU (See you) 等。半独立形式是结合中文词汇、结构和语境一起构成一个完整的意思, 如hold住、小case、你out了、中国style、很high等。词缀黏合形式是指将源语中词缀与附和形式直接嫁接到目的语词汇中, 如郁闷ing中的ing.
  
  谐音形式不能简单地归为音译或外来词, 而是指用目的语中发音相似的词汇来表示, 如伊妹儿 (email) 、晒 (share) 、嗨 (hi) 、猫 (modem) 、秀 (show) 、粉丝 (fans) 、博客 (blog) 、杀马特 (smart) 、黑客 (hacker) 、血拼 (shopping) 、兔爸 (toolbar) 、酷 (cool) 等。
  
  仿译形式往往用于翻译目的语中没有对应词的词汇, 翻译后的目的语词汇与源语中的词汇在意义上只是部分对应或完全不对应, 从而表达一个新的意思, 如蓝牙 (bluetooth) 、因特网 (internet) 、灌水 (add water) 等。
  
  三、网络热词中零翻译的视域融合机制
  
  网络热词中零翻译之所以普遍存在, 而且颇为流行, 正是因为它是一种视域融合的结果。“视域融合不仅是历时性的, 而且是共时性的, 在视域融合中, 历史和现在, 客体和主体, 自我和他者构成了一个无限的统一体。”[4]824零翻译在网络热词的构成中正是参与了历史和现在、主体和客体、自我和他者的视域融合而发挥作用, 成为网络热词的整体或部分。下面笔者从三个方面分析网络热词零翻译的视域融合机制。
  
  (一) 历史和现在的融合
  
  加达默尔的“同时性”论述表明, “某个向我们呈现的单一事物, 即使它的起源是如此遥远, 但在其表现中却赢得了完全的现在性”[5]614, “理解在任何时候都包含着一种旨在过去与现在进行沟通的具体应用”[5]615.这里的同时性包含了历时性的特征, 正是通过历史与现在的统一达到一种共时性理解。网络热词中的零翻译也存在一种统一性融合, 如网络语言中的“秀”字构成的“选秀”“走秀”“作秀”“秀恩爱”等众多网络热词, 具有极强的时代性特征。古汉语中“秀”作名词表示谷类抽穗开花, 多指庄稼, 如“禾实也, 有实之象, 下垂也”[6];“秀”作形容词有美丽、美好、茂盛、优秀之意, 如“秀外慧中”“佳木秀而繁荫”“秀才”.“选秀”一词其实有历史根源, “最早是指清廷’挑选秀女‘入宫充当嫔妃或杂役”[7]148, “后来词义引申为选拔优秀人才的方式。如美国NBA篮球联盟每年一度的选拔新人仪式便被译为'NBA选秀'.之后, 电视节目中以才艺、歌唱等形式评选优胜的节目被冠以’选秀‘之名”[7]148.在此, “秀”字和在网络预言中出现频率很高的“走秀”“作秀”“秀恩爱”等词中的“秀”一样, 既包含了古汉语中的义项---美丽、美好的意蕴, 又承载了英语中“show”的表演、展示、炫耀之意。“秀”在汉语中本来没有如此丰富的义项, 当下的使用正是一种过去与现在融合的具体运用。这些词不是外来词, 因为“秀”本身就包含了“show”的意思, 这不能不说是在历史与现在的融合中达到了理解。正是在这一意义上, “秀”获得了“show”的普遍意义, 在网络热词中可以被理解与接受。“秀”的使用也是视域不断融合的结果。
  
  (二) 主体和客体的融合
  
  在网络热词的零翻译形式中, 不管是语码混用形式还是谐音翻译形式, 都能够体现主体和客体的融合。在将外语词语直接植入一个本族语表述的同时, 也就把该外语词语使用者所理解的词语的意义融入新的语境中, 或者将外语词语用谐音法表达, 使其在新的语境中用陌生的表达形式表达, 达到主体和客体的融合。这一融合过程是理解的过程, 也是翻译的过程。当然, 这一过程可能不是一蹴而就的, 需要一个主客体相互作用的过程。如“你out了”中的“out”, 在源语中作介词表示“向外、在外面”, 作副词表示“出、在外、完”, 还可以表示思想、认识或行为“过时、守旧”的意义 (相当于短语“out of date、out of fashion”) .该词之所以能够达到主体和客体的融合, 是由于说话人、语词、听话人三方互为主客体, 通过视域的接受或前移实现视域的融合, 从而达到理解的产生。在“你out了”的理解产生过程中就包含一个翻译的过程, 一方面是基于说话者对“out”一词在源语中的意义的了解或对“out”的“过时、守旧”用法的了解, 另一方面是由于听话者对“out”在源语中和该使用语境中意义的了解, 此时说话双方都可以是理解的主体, 而该表达法是客体。在“你out了”的使用中, 使用者不同、使用环境不同, 它的表现方式与理解方式也会不同。比如在网络交流环境下, 使用者可能会完全使用汉语“你奥特了”或“你凹凸了”这种汉语方便快捷的输入方式, 所以我们有时候会看到“out”的这种谐音翻译, 于是也就有了把思想守旧、过时的人称为“outman” (奥特曼) 这一用法, 带有调侃、奚落的味道, 使交谈轻松、有趣。如果听话人对该词的用法和含义不了解, 则可能会更显现出听话人跟不上潮流, 从而加大话语本身调侃的效果, 但可能会涉及话语成为主体而作用于话语的接收者, 话语接收者要通过视域前移而最终达到理解。而在口语中可以通过表达“你老土了”或者带有方言口音的“你out了”来达到同样的话语效果。网络热词零翻译可以通过主体和客体的融合而得以被理解和广泛接受。
  
  (三) 自我与他者的融合
  
  “每一个’你‘都是一个他’我‘, 即它是根据’我‘被理解的, 同时又是与’我‘脱离的, 并且像’我‘本身一样是独立的。”[4]324这是胡塞尔对自我与他者相似性的阐述。伽达默尔在肯定这一阐述合理性的基础上举例阐明, “如果我们把自己置身于某个他人的处境中, 那么我们就会理解他---这样一种自身置入---总是意味着想一个更高的普遍性的提升, 这种普遍性不仅克服了我们自己的个别性, 而且也克服了那个他人的个别性[4]324”.对零翻译在网络热词中的广泛接受正是建立在自我与他者的融合基础之上的。对于像“Q”“CU”这样的网络热词, 或许在交流之初并不能被理解, 但是经过简单沟通或者置身于对话环境中, 就比较容易理解与接受了。比如对于都理解“See you.”表示再见之意的交谈者来说, 在网络交谈结束后输入“CU”字样, 可能都能理解它的意思, 不管交谈者是不是来自英语国家。但在汉语环境下, 对于能够使用此类网络热词的人来说, 是需要知道这些网络热词所代表的意思的, 一旦获得这一知识, 就可以实现视域融合, 在不需要翻译的情况下就可以知道它们的意思, 实现零翻译。
  
  由此可见, 网络热词的零翻译具有历史性、融合性和发展性等特征。经过多元融合过程, 零翻译形式在网络热词中逐渐固定下来, 并经过新的融合获得新的发展。
  
  四、零翻译对网络热词翻译的启示
  
  网络热词的翻译可以充分考虑目的语的历史性, 以更能引发目的语使用者共鸣的语言形式进行翻译, 比如对网络热词“不作就不会死”翻译为“No zuo, no die.”还有待商榷, 但是确实是对“No pains, no gains.”这一表达模式的模仿, 对于目的语使用者来说, 具有该表达模式的前理解, 这是视域融合机制的前提条件, 有利于目的语使用者的理解和广泛接受。
  
  “翻译者只把自己处理为两种讨论语言的认识者。”[4]400在翻译过程中, 译者是连接源语与目的语的桥梁, 可以充分发挥其主体性, 将翻译活动置于一种视域融合的机制中, 通过主客体的相互转换, 使理解成为一种自然的活动, 像“Long time no see.”一样被目的语所接受。
  
  在保留源语文化特征的基础上, 运用符合目的语构词和语言形式的方式进行翻译, 能够更好地在目的语中形成规模化发展。比如网络热词中“族”的翻译除了译为“tribe”和“clan”, 根据具体语境可以实现准确提升, 如“强强族”翻译为“freebie/freebee monger”[7]更容易融入目的语。
  
  五、结语
  
  汉语环境下网络热词中出现了大量受英语语言影响而产生的零翻译现象, 这是一种多元融合的结果, 也是对国外语言与文化了解加深的体现。网络热词的零翻译受到广泛接受, 给我们的翻译方法与策略提供了一些参考。在中华文化的译介与推广过程中, 我们应该利用网络热词零翻译的构成机制促进汉语文化的外译, 让外国友人更好地了解中国文化, 从而促进中西文化的交流与发展。
  
  参考文献
  
  [1]郭建中。文化与翻译[M].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 2000:224-27.  
  [2]邱懋如。可译性及零翻译[J].中国翻译, 2001 (1) :24.  
  [3]刘明东。零翻译漫谈[J].中国科技翻译, 2002 (1) :29-32
  [4]汉斯-格奥尔格·加达默尔。真理与方法[M].洪汉鼎, 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 1999.  
  [5]洪汉鼎。当代西方哲学两大思潮[M].北京:商务印书馆, 2010.
  [6]风君。网络新新词典[M].北京:新世界出版社, 2012:148.  
  [7]王维东。网络热词汉译英之探[J].中国翻译, 2011 (1) :73-77.
博学论文网(www.hndance.cn)版权所有
专业的代写英语论文,代写英文论文、assignment、各专业毕业论文网站,本站部分论文收集于网络,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客服,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