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究英汉独词句情境植入成分的异同

时间:2018-09-04 作者:博学论文网
  摘要:基于认知语法考察英汉独词句现象, 通过对英汉独词句语料进行梳理、整合和解释, 旨在探究英汉独词句情境植入成分的异同, 为语言习得和对外汉语教学提供理论借鉴和实践参考。
  
  关键词:独词句; 认知语法; 情境植入; 对比研究;
  
  引言
  
  独词句是一种非常特殊的语言现象, 这类句子一词成句, 能够表达完整的意思。目前, 国内对于独词句的研究相当薄弱, 仅有为数不多的几篇论文。如:彭芒 (2006) 从发生学的角度探讨原始独词句的生成机制及句法特点沿革, 认为“词无定类”植根认知与传通的沃土, 与形态没有必然联系。朱盛娥 (2008) 对以独词句为基础的基本句法结构类型进行探讨, 指出以独词句为基础的四种基本句法结构类型临摹现实世界, 映照认知和经验结构, 是人类语言共性所在。郭爱芳、毛海蓉 (2009) 从语用的角度对独词句进行分析, 归纳出独词句的主要类型。李向农, 田源 (2011) 基于网络媒体监测语料库对博客中独词句使用上的性别差异作统调查与分析。黄弋桓 (2016) 将独词句与语境相关联, 认为独词句的语境涉及情景语境与认知语境, 甚至包括副语言因素。杜小红 (2018) 从认知语法角度探讨独词句的分类。
  
  综上, 国内学者的研究多集中在对汉语独词句的定义、类型、语用功能及语境的研究上, 而对英语独词句现象进行的系统化对比研究较少。本文借助认知语法的情境植入理论对复杂的英汉独词句现象展开多维度认知对比研究, 研究结果将进一步发展和完善我国相对薄弱的英汉独词句研究, 同时将有助于消除跨文化交际中独词句使用引起的误会。
  
  一、独词句的界定和分类
  
  最早提出与独词句相关概念的是金兆梓先生。他在《国文法之研究》 (1922) 中称单词成句的句子为“独字句”.但是金兆梓先生的“独字句”是经过省略后只剩下一个词的句子, 他所指的独词句实际上是省略句。黎锦熙先生的《新着国语文法》 (1924) 也倾向于把独词句看作是省略句。赵元任先生 (1968) 在借鉴布龙菲尔德 (Bloomfield) (1933) 关于零句和整句理念的基础上, 将独词句研究范围扩展到非主谓形式的句子, 认为汉语句子可以从结构上分为整句和零句, 零句无主谓形式且可独立表义, 是句之根本。沈家煊 (2012) 指出“零句说”是从根本上揭示汉语语法特点的重要学说;朱德熙先生 (1982) 明确指出“句子是前后都有停顿并且带着一定的句调、表示相对完整意义的语言形式, 最短的句子只有一个词;相反, 省略指的是结构上必不可少的成分在一定的语法条件下没有出现。”朱先生不仅区分了省略句与独词句, 还触及了独词句的表意功能;杜小红 (2018) 从认知语法的视角对独词句现象进行归类分析, 研究发现汉语独词句可归类为:原型独词句“X”及其扩展承继和偏正独词句“X+A”或“A+X”及其扩展承继“A+X+B”两大类。由上可见, 独词句主要经历了“省略说”阶段、“零句说”和“表意功能”说阶段。就分类而言, 从词性角度, 独词句可分为非叹词性独词句 (名词性、动词性、形容词性、副词性) 和叹词性独词句, 从句法角度, 又可分为原型独词句和偏正独词句。由于在语言输出过程中被植入了特定语气、语调、时态、停顿、冠词、指示词、量词、文化或价值观念等或显或隐的情境, 独词句能够表述相对完整的语义功能, 映照交际者复杂的认知经验, 凸显其更潜隐的认知意图 (杜小红, 2018) .
  
  二、认知语法:情境植入理论
  
  情境植入理论是着名认知语言学家R.W.Langacker从交互功能出发创立并逐渐发展起来的一套核心理论, 代表了认知语法的一条新进路。情境植入是指“使用一定的语法成分将名词或动词表达的事物或事件置于 (to situate) 说话人和听话人的知识之中” (牛宝义, 2015) .情境植入理论认为, 简单名词和动词是事物或过程的抽象和概括, 标示一类虚拟的事物或过程, 只有通过植入一定的情境成分, 从名词或动词表达的类概念 (type) 中单挑出一个具体的实例, 才能使一个名词短语或限定性小句语义形成概念化, 以便指称真实的事物或过程, 从而使它们所凸显的事物或过程在时空和现实上得以具体化, 进而有助于认知主体建立与所谈论的事体或过程之间的心理联系, 指引听者的注意力达及言者所意指的实例上, 最终达成指称协同 (Langacker 1991) .
  
  就英汉独词句而言, 名词的情境植入是通过冠词、指示代词、量词等得以实现的, 即使用情境述义把名词转化为相应的名词短语, 勾画名词短语所指事物, 将言语参与者的注意力指向所勾画的事物 (Langacker, 2008) ;动词的情境植入是指通过时态 (现在时和过去时) 和情态动词情境述义, 将动词转为定式小句, 从动词的类过程定位一个例过程, 勾画言语事件发生是过去的还是现在的, 真实的还是虚幻的、可能的还是不太可能的。简言之, 情境植入属于语法行为, 植入名词和小句的情境成分属于语法范畴;是一种通过认知方式, 以情境成分引发的情境为参照点, 凸显被情境化的事物或过程。情境成分的语义为抽象的、图式性的, 情境植入述谓凸显的是被情境化的实体或过程。
  
  三、英汉独词句的情境植入对比研究
  
  1. 英汉独词句情境植入的本质
  
  英汉独词本身表达的是类概念, 通过情境植入, 从类概念中挑出一个具体事物, 或从类过程定位一个具体言语事件发生或可能发生, 将其所指的事物或言语事件与认知场景联系起来, 并将言语参与者注意力指向独词句所勾画的事物或言语事件, 帮助言语参与者建构概念, 形成概念系统, 发挥情境植入功能。
  
  比如:在晴天里, 乌云突然遮住太阳时说出“Oh, look!”两人在挑选东西时, 其中一人说:“Which one do you like most?”答:“The blue one.”再如, 同学们一起郊游的时候, 一个同学突然喊“蛇!”课堂铃声响后, 老师说“下课!”从以上例句可以看出, 如果离开植入的情境, 如乌云遮住太阳, 上课铃声响起来, 或者野外游玩的场景, 这些独词本身只是个类概念, 并不能表达其示例意义。而对这种言语情境包括言语事件的所有话段、言语参与者及其互动、言谈时间和地点等的识别, 需要交际双方的认知能力, 只有言语参与者双方注意到这一现象, 才能在各自头脑中激活起相关的信息, 进行一定推理, 使其成为言语现实概念的一部分, 从而建构起认知语境, 达到交际目的。因此, 从本质上来看, 英汉独词句的情境植入具有认知性。
  
  2. 英汉独词句植入的表意功能
  
  英汉语独词句的情境植入多表示感叹、说明故事发生的时间和地点、表惊奇、表责备、命令、咏叹事物属性等。
  
  例如:
  
  (1) (忽然) 啊! (曹禺, 雷雨)
  
  (2) “我?哼, 事儿可多了!”她左手叉在腰间, 肚子努出些来。 (老舍, 骆驼祥子)
  
  (3) 杏花巷十号。 (曹禺, 雷雨)
  
  (4) 龙井? (曹禺, 雷雨)
  
  (5) “Beautiful!”“Fantastic!”
  
  (6) A:“Mary has been back from Japan.”B:“when?”
  
  (7) “Stop!”
  
  例 (1) 和例 (5) 句中通过植入叹词和感叹语气, 既可构成独立的一句也可放在另一个句子的前面。例 (3) 句中的独词句或者是一个词, 或者是一个偏正结构, 都是表示处所或时间的。例 (2) 、例 (4) 和例 (6) 独词句表示一种感叹。例 (7) 表示禁止和命令, 同样在汉语中也有表示“停!”这样的独词句。综上, 英汉独词句情境植入的表意功能具有相似性。有的是发出强制性的命令, 或是为了引起对方的注意, 抑或用疑问的口气表示商量, 也有的说明处所和时间, 也有的表达高兴、赞叹等各种情绪。
  
  3. 英汉独词句的植入形式和分类
  
  汉语独词句不仅可以由单独一个词组成, 也可以在独词的前面或后面加上其他成分构成复杂独词句, 还可以由两个独词重叠构成。在《骆驼祥子》小说中, 如“骆驼!”“色!色!色!”“危险?难道真这样巧?”“先商量商量!”等例句中可以看出, 独词句不仅可以由单独一个词组成, 也可以在独词的前面或后面加上其他成分构成复杂独词句, 还可以由两个独词重叠构成。比如有“骆驼!”这样的原型形式, 还有单个词重复叠用的“色!色!色!”另有“商量商量”词语的重叠形式。又如, “买或不买?”“饮料还是咖啡?”体现的是选择性的情境植入方式。再如:“该走了!”“好小子!”则是偏正型结构的独词句。因此, 独词句除了粗略的名词性、动词性、形容词性、副词性和叹词性独词句等分类之外, 还包括原形独词句, 选择型独词句和偏正式独词句。
  
  相反, 英语独词句擅长用冠词, 指示词, 动词一般通过时态, 情态动词来实现情境植入。从“A cup of coffee.”“And…”“The picture painted by Picasso.”几个例句中可以看出英语独词句的情境植入方式通常会使用冠词和指示词。在植入修饰限定名词时可前可后也是其特征之一。此外, 连词也可以作为独词句表示说话的停顿, 但英语独词句一般不采用类似汉语独词句的重叠植入方式。
  
  4. 英汉独词句情境植入方式
  
  Langacker (2008:259-309;2009:148-289) 依据情境植入形义特征把名词性短语和定式小句植入元素分为外显和隐性。外显情境植入是指用一个可明确识别的方式, 实现名词短语或定式小句所指的事物或言语事件。英汉名词性独词句的情境植入元素包含指示代词、冠词和量化词。在《骆驼祥子》小说中对祥子的描述如:“这一身汗!等到放下车, 直一直腰, 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从独词句“这一身汗”采用外显有定的形义方式把“汗水”抽象名词与祥子联系起来, 并把这一事件凸显在听者和言者的认知域中, 从而说明底层劳动人民的辛苦。另如:在英语对话中“coffee?”“I'd love some.”独词句“coffee?”采用了零形的情境植入方式, 即隐性量化的方式将coffee这一具体示例凸显在注意台上, 交际双方在共同的认知语境下达到交流的目的。再如, 在“A cup of tea?”“Yes.”这样的短对话中, 则体现出外显有定的情境植入, 直接实现了明确所指。
  
  综上, 英汉情境植入的主要差异在于英语的有定情境植入成分是必要的、强制性的, 而汉语的这类显性定指情境植入成分是可选择的、非强制性的。在很多情况下, 汉语更倾向于使用隐性的情境植入方式。
  
  5. 英汉独词句情境植入背后的思维方式
  
  语言是思维方式的反映和投射。英语采用拼音文字表达语义, 超越事物的具象, 促进了理性抽象思维而汉语则采用形声文字以模仿具体事物为理据, 利用可感事物、意象范畴进行由此及彼的联想, 从而模拟并认识世界。因此, 作为思维方式外显形式的语言结构形式, 英语和汉语也表现出不同的语言结构形式 (邱述德, 2017) .例如:
  
  (1) (我家有两套茶具, 没有一套是齐全的。每套都缺了一个杯子。红的那套, 爸爸打碎了一个杯子。) 蓝的那套, 我打碎了。
  
  (2) (There are two tea sets in our home, neither of which are complete.Each tea set is short of one cup.As for the red tea set, my father broke a cup.) As for the blue tea set, I broke a cup.
  
  汉语独词句“蓝的那套”在例句 (1) 是意象结构的呈现。作为意象的“茶具”不同于例 (2) 作为概念的tea set.前者不受抽象属性制约随语境变化的物件在人的头脑中的映像。与之不同的是, 例 (2) 中概念的the blue tea set依其内涵和外延是指具有一定数量的茶壶、茶杯和茶碟的一套蓝色饮茶用具, 不随语境而改变。此外, 在例 (1) 中有意向构成的话题“蓝色的那套”借助句首的语位和节奏上的停顿激活联想, 横向地整合整段话语、语境信息从而生成话题“蓝色的那套”, 凸显了联想性思维。而在英语中用“as for”, 将the blue tea引入话题, 生成了例 (2) 的逻辑思路。因此, 英汉独词句显示各自不同的系统性语法特征, 分别系统性地映照理性思维与悟性思维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 从而表明不同的思维方式决定不同的语言结构形式。
  
  结语
  
  本文基于认知语法视角考察英汉独词句现象, 旨在对英汉独词句语料进行了对比研究, 探究英汉独词句情境植入的异同。研究结果表明: (1) 英汉独词句在情境植入本质上都具有认知性, 情境植入的表意功能具有相似性; (2) 受不同语言文化和思维的影响, 英汉独词句在情境植入的方式和类别上存在差异; (3) 英语独词句情境植入的方式通常表现为外显有定, 而汉语更倾向于内隐无定; (4) 鉴于思维的认知方式不同, 汉语独词句属于意象的语法结构, 情境植入具有联想性, 而英语独词句情境植入映照的是西方思维的抽象性和逻辑性。基于情境植入理论对英汉独词句语料进行梳理, 既可以对芜杂的英汉独词句现象做出统一解释, 也为消除独词句使用中引起的跨文化交际失误将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参考文献
  
  [1]Bloomfield.L.Language[M].Chicago: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33/1980.  
  [2]Langacker, R.W.Foundations of Cognitive Grammar (Vol.2) :Descriptive Application[M].Stanford: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1.  
  [3]Langacker, R.W.Cognitive Grammar:A Basic Introduction[M].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8.  
  [4]曹禺。雷雨[M].人民文学出版社, 1994:1-188.  
  [5]杜小红。独词句的分类刍议-认知语法视角[J].现代语文, 2017 (12) :44-47.  
  [6]郭爱芳。毛海蓉独词句的语用类型[J].安徽文学, 2009 (1) :308.  
  [7]黄弋桓。独词句语境研究[J].内蒙古农业大学学报, 2016 (4) :136-140.  
  [8]金兆梓。国文法之研究[M].上海:上海中华书局, 1922:56-57.
  [9]李向农, 田源独词句使用的性别差异---基于网络媒体监测语料库的研究[J].安徽师范大学学报 (人文社会科学版) , 2011 (2) :203-207.  
  [10]黎锦熙。新着国语文法[M].北京:商务印书馆, 1947:14.  
  [11]老舍。骆驼祥子[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36/2012:1-221.
  [12]牛保义。认知语法情境植入研究综述[J].外语学刊, 2015 (5) :16-22.  
  [13]彭芒。原始独词句与词无定类[J].西安外国语学院学报, 2006 (2) :4-7.  
  [14]邱述德。英汉对比语言学研究的认知途径[J].中国外语, 2017 (3) :35-44.  
  [15]沈家煊。“零句”“和”流水句“--为赵元任先生诞辰120周年而作[J].中国语文, 2012 (5) :403-415.  
  [16]吴吉东。蔡龙权。入场元素概念解析--兼关系词入场元素探析[J].外语与外语教学, 2017 (3) :53-61.  
  [17]朱德熙。语法讲义[M].北京:商务印书馆, 1982:21-22.
  [18]朱盛娥。以独词句为基础的基本句法结构类型[J].长沙大学学报, 2008 (1) :98-101.
博学论文网(www.hndance.cn)版权所有
专业的代写英语论文,代写英文论文、assignment、各专业毕业论文网站,本站部分论文收集于网络,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客服,24小时内处理